新聞資訊

“霧霾戰”:英國如何強力治理汙染

“霧霾戰”:英國如何強力治理汙染
  一條深褐色的巨大汙染帶斜穿1/3的國土,從北京、天津到石家莊,從鄭州、南通到貴陽,空氣汙染指數紛紛“爆表”,74個重點監測城市近半數嚴重汙染,北京城區PM2.5值一度逼近1000。毒霧橫行,在全世界主要的發達工業國曆史上大都曾經經曆過,*典型的莫過於六十年前的倫敦大霧,倫敦人民的戰霧記也許會給草莓视频在线下载观看污帶來一些啟示。
  倫敦煙霧致死上萬人
  工業**以來,倫敦就以“霧都”揚名。煤炭是支持工業**的核心燃料,經濟和技術飛速發展,伴隨而來的是城市汙染急劇加重。當時的大多數工廠都建在市內和近郊,居民家庭又大量燒煤取暖,煤煙排放量急劇增加。城市發電也主要靠煤,以煤為動力的蒸汽機車拉著一節節燃煤專列開進首都。
  煤炭在燃燒時,會生成水、二氧化碳、一氧化碳、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物質。這些物質排放到大氣中後,會附著在飄塵上,凝聚在霧氣中。在沒有風的時節,煙塵與霧混合變成黃黑色,經常在城市上空籠罩多天不散,曾經客居倫敦的老舍先生描繪過這種“烏黑的、渾黃的、絳紫的,以致辛辣的、嗆人的”倫敦霧。
  在莫奈的筆下,倫敦的霧是紅色的。19世紀末期,倫敦每年就已經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這樣的“霧日”,冬日破曉嗆人的黃霧成為倫敦的標誌性景觀。
  積累的塵霧妨礙交通,弄髒衣服,熏黑房子,一位建築師曾經報告說他在牆上見到過厚達4英寸的含硫汙垢。高濃度的二氧化硫和煙霧顆粒還會危害居民健康,進入人的呼吸係統後會誘發****、肺炎、心髒病。倫敦居民的肺結核、咳嗽的發病人數比在世界上所有其他地方都多,整個倫敦城猶如一個令人窒息的毒氣室一樣。
  風是驅散這些毒霧的唯壹希望。但是1952年12月4日,一個移動緩慢的高氣壓滯留在倫敦上空,導致大氣濕度增加、風力微弱,煤煙極難擴散,12月5日,倫敦即開始大霧圍城。市中心空氣中的煙霧量幾乎增加了十倍,全城能見度下降到驚人的程度。
    
  煙霧使數千倫敦人染上了****、氣喘和其他影響肺部的**,從12月5日到8日這四天,已有四千至六千人死亡,多數是小孩和呼吸係統脆弱的人群。12月9日,煙霧被狂風驅散,此後兩個月內,又有近八千人因為煙霧事件而死於呼吸係統**。
  當時舉辦的一場牛展銷會上,不適應倫敦汙濁毒空氣的350頭牛也慘遭劫難。先是一頭牛當場死亡,14頭奄奄待斃,另有38頭嚴重中毒。此時,倫敦霧中二氧化硫含量增加了七倍,毒霧圍城上升成為一樁社會事件,即“1952年倫敦大霧事件”。
  政府主導強力控汙
  起初人們對大霧的認識是:環境災害是工業發展必須接受的副產品。英國人一度還認為“煤火和高煙囪已經成為英國的獨特製度”,以此為自豪。企業老板以成本上升和利潤下降,將使政府收入減少為由抵製政府的環境治理政策,信奉亞當·斯密自由市場經濟的英國政府不願觸動企業屆的利益。
  法國旅行家笛福曾經對新興的英國煉鐵業中心謝菲爾德有過這樣的描寫:“謝菲爾德是我見到的*髒、*多煙的城市之一。由於小鐵匠鋪沒有高高的煙囪,加上城市又有許多山坡,這樣冒出的煙就直接升到街道上。
  但是1952年冬天的這場悲劇終於使英國人下決心與倫敦霧開戰。
  1956年,英國政府頒布了世界上**部現代意義上的空氣汙染防治法——“清潔空氣法案”,大規模改造城市居民的傳統爐灶,逐步實現居民生活天然氣化,減少煤炭用量,冬季采取集中供暖;在城市裏設立無煙區,區內禁止使用可以產生煙霧的燃料。發電廠和重工業作為排煙大戶被強製搬遷到郊區。
  1968年又追加了一份“清潔空氣法案”,要求工業企業必須加髙煙囪,將煙霧排放到更高的空域,從而更好地疏散大氣汙染物。
  1974年出台“空氣汙染控製法案”,規定工業燃料裏的含硫上限等硬性標準。在這些剛性政策麵前,燒煤產生的煙塵和二氧化硫排放減少放緩,空氣汙染明顯好轉。到1975年,倫敦的“霧日”已經減少到了每年隻有15天,1980年降到5天,倫敦此時已經可以丟掉“霧都”的綽號了。
  倫敦戰霧並沒有到此為至。八十年代以後,汽車走進家庭,數量激增。汽車尾氣取代煤煙成為英國大氣的主要汙染源。汽車屬氣中的鉛吸入人體後就再也無法排出,會嚴重影響人類後代的智力。鉛問題遭到英國民眾的強烈抗議,一張小女孩戴著防毒麵具拿著抗議標語到英首相的唐寧街十號抗議的圖片廣為流傳。
  隨後英國開始推行無鉛汽油,但是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人們發現汽車排放的其它汙染物如氮氧化物、一氧化碳、不穩定有機化合物等也極為有害,它們被陽光中的紫外線照射後,會發生複雜的光化學反應,產生以臭氧為主的多種二次汙染物,形成“光化學煙霧”。
  英國人此時已經對抗霧形成社會共識。從1993年1月開始,英國強製所有在國境內出售的新車都必須加裝催化器以減少氮氧化物汙染的排放。1995年,英國通過了《環境法》,要求製定一個治理汙染的國內戰略,設立了必須在2005年前實現的戰霧目標,要求工業部門、交通管理部門和地方政府同心協力,減少一氧化碳等八種常見汙染物的排放量。
  **解決之道
  英國政府半個世紀的戰霧記證明,汙染並非獲得財富的必然副產品。嚴苛的環境政策出台後,英國經濟並沒有惡化,政府收入也沒有減少,環境卻越來越好了。
  2000年以後,倫敦也開始關注空氣中的PM2.5問題,現任倫敦市市長鮑裏斯·約翰遜認為倫敦空氣汙染80%的肇因來自於車輛的尾氣排放,因此於2003年推出交通擁堵費,限製私家車進入市區,即使是美國大使館的車隊也照收不誤。鮑裏斯計劃到2023年把倫敦私車流量減少9%,與此同時,倫敦優先發展公共交通網絡,鼓勵市民選擇地鐵或公交係統出行,鮑裏斯市長本人則堅持每天騎自行車上下班。
  倫敦市政府還搞出了很多抗汙的新花樣。如在倫敦市內汙染*嚴重的瑪麗勒博路與上泰晤士街上投放一種由醋酸鎂和醋酸鈣構成的灰塵粘合劑,原理類似於膠水,可以有效吸附空氣中的微塵,實踐證明,吸附劑能減少空氣汙染14%之高。
  政府在治理空氣方麵也毫不避諱,各種空氣監測信息均向外開放,英國公民可援引《自由信息法》,向政府環保機構索取相關數據,不得被拒絕,全民監督。政府治理稍有疏失,主流媒體也不會替政府粉飾遮掩而是大力抨擊。
  對於傳統的排汙源——工業企業,倫敦的辦法是不能再讓企業像以前那樣一排了之,把治理汙染的事件甩給全社會,而是讓企業自身承擔起排汙造成的社會成本,如此以來,昂貴的成本壓力使得企業不得不千方百計地減少排汙,反而研製出了不少環保新技術。
  今日倫敦已成為一座“綠色花園城市”,城區三分之一麵積都被花園、公共綠地和森林覆蓋,擁有100個社區花園、14個城市農場、80公裏長的運河和50多個長滿各種花草的自然保護區。
  倫敦戰霧經曆為工業化的後來國家提供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是付出血的代價,重蹈英國先汙染再艱難治理的老路,還是吸取英國的教訓,早早探索與美好環境相和諧的發展之道?相信每一個人心裏都已經有了答案。

滬公網安備 31011202007166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