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安徽農民工創業園:起步效果明顯發展尚存隱憂

安徽農民工創業園:起步效果明顯發展尚存隱憂
  針對農民工返鄉創業逐漸增多,安徽省自去年起在全省各地興建農民工創業園,通過給予土地、廠房租金、及稅費融資等優惠,扶持返鄉農民工在家鄉創業。記者日前在安徽部分地區采訪了解到,由於創業園解決了土地、廠房等創業“瓶頸”,已經成為吸引農民工創業的“樂土”,同時也帶動了當地就業和地方經濟發展。但記者采訪也發現,農民工創業園在發展中也麵臨著一些隱憂。
    無土地、廠房門檻 破農民工創業“瓶頸”
    安徽是國內勞務輸出大省,每年外出務工人員超過一千萬。近年來,隨著一批早期在外務工人員積累了資本和技術,返鄉創業人數增多。為此,安徽省在前期出台一係列扶持農民工返鄉創業政策基礎上,去年推出了農民工創業園新政,由全省各縣勞動保障部門申請並經批準,在當地一些鄉鎮建設農民工創業園。
    負責該項工作的安徽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副廳長陳曉玲介紹,農民工創業園定位區別各地已經建成的工業園和開發區,主要體現在一是選址必須在鄉鎮,在農民工的家門口;二是定位在“孵化園”,企業入駐時間隻有三年,三年後必須離開創業園。
    考慮到農民工創業資金不雄厚、企業規模小、成本低等草根特點,安徽省在創業園建設上采取了政府“築巢引鳳”的方式,即創業園的土地、廠房等前期基礎設施均由政府投入建好,農民工隻要帶著設備就可直接入駐生產。這種無土地、廠房門檻的政策極大突破了一直困擾農民工創業的固定資產投資“瓶頸”。
    “農民工創業的原始積累多來自打工收入,資金實力不雄厚,很多時候想回來辦廠,但一看到土地價格和建築成本,就打消了念頭。”廬江縣農民工創業者許廣東坦言,創業園的出現大大降低了農民工的創業成本。
    許廣東早年在上海打工,去年底進入廬江縣廬城鎮創業園創辦了一家電動車裝配銷售公司,目前公司在創業園裏的廠房麵積超過一千平方米。根據相關政策,入園**年廠房租金全免,**年和第三年租金減半收取,園區內的物業管理費、衛生費等行政性收費三年全免。
    “如果以我現在廠房的占地麵積和建築成本算,光買地加蓋廠房前期就要投資近100萬,這差不多就掏空了我所有的積累,後麵根本沒錢投入生產。”許廣東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因為無需為前期土地建設操心,去年入駐創業園後他的公司立即投入生產,目前每天電動車的裝配量在30台左右,今年的銷售額預計將突破1500萬元。
    和許廣東一樣,落戶於廬江縣萬山鎮創業園的孫彩霞也是看重創業園無土地、基建成本而將在蘇州的工廠整體搬遷回家鄉的。前幾年,她在蘇州租了一間800平方米的廠房,辦起了一家小型電子加工廠,為台灣一家企業做代工。去年受金融危機影響,企業訂單減少,但蘇州的廠房租金、人員工資等各項成本卻居高不下。正在發展麵臨困境時,孫彩霞得知廬江縣政府準備在她老家萬山鎮建立農民工返鄉創業園,便毅然決定返鄉創業。
    “回來主要看重兩點:一是土地不用操心,廠房租金減免。在蘇州我的廠房有800平米,但房租貴,一平米12塊,每月光房租就近1萬。二是勞動力成本低,家鄉平均一個勞動力(每月)要比蘇州低500元左右。”孫彩霞說,農民工創業園解決了一部分農民工返鄉創業的需要。
    適應產業轉移之需 有效促進返鄉潮下農民工就業
    在農民工創業園中,多數創業者都是像孫彩霞這樣多年在外打工,掌握了管理、技術和市場的人,創業項目主要為沿海產業轉移來的服裝、電子加工、製鞋、機械生產等勞動密集型產業。
    廬江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負責人張堯進告訴記者,目前廬江縣共建有三個農民工創業園,已有12家企業入駐,其中相當部分項目都是從上海、江浙轉移來的產業。“不少創業者原先在上海、江浙那邊的大型企業做到管理層,受到老板的賞識,隨著沿海土地成本增加、產業更新升級,不少老板都把一部分訂單轉交給他們,讓他們帶著設備、訂單回家鄉創業。這對老板來說是降低生產成本的途徑,對這些農民工而言則創造了一條致富路。”
    合肥市蜀山區百幫創業中心是該區專門的創業幫扶機構,該中心今年初建立了農民工創業園,目前已經入駐5家企業。據了解,農民工創業園的創辦者多是受金融危機影響從廣東、浙江、武漢等地返鄉的農民工,創業項目也多是當地的產業轉移項目,如服裝加工、電子加工等產業,在一定程度上是與沿海發達地區向當地的產業轉移相適應。
    “建立農民工創業園一定程度上就是適應沿海產業轉移下農民工返鄉創業潮的需要,事實上,目前安徽已經有70萬人返鄉創業,從長遠看,人數還會越來越多。”陳曉玲說,安徽建立農民工創業園還有一個重要目的是以創業帶動就業,解決更多農民就近就地就業。為此,安徽省勞動部門專門要求各地將帶動就業作為企業的入園條件,規定企業達到一定平米必須帶動相應人數就業。
    記者在各創業園也看到,由於入園多是勞動密集型企業,帶動就業效果明顯。很多企業的工人都是當地的農民。在萬山鎮創業園打工的丁明金告訴記者,他剛初中畢業,因為想家,他不願外出打工,創業園剛好解決了他不願背井離鄉又可打工的問題。除了像丁明金這樣不願外出務工的農民,在創業園務工的更多是農村的留守婦女,過去因為家中有小孩或老人要照顧無法外出,現在通過創業園實現家門口打工的願望,既兼顧了家庭又增加了收入。
    安徽省勞動部門統計,目前安徽**批103個返鄉農民工創業園已有66個建成並投入使用,共建廠房46.7萬平方米,目前已吸納229個項目或企業入園,帶動農民工園內就業1.7萬人。預計今年內103個返鄉農民工創業園全部建成後,將可吸納910個項目或企業入園,共帶動農民工就業5.6萬人。
    發展尚處初級階段 隱憂風險有待重視
    針對農民工創業園取得的成效,安徽省勞動保障部門決定在**批農民工創業園基礎上再建150個創業園,至2010年全省創業園達到300個。目前**批創業園已經在各地開建,全省掀起了一場建設農民工創業園的熱潮。對此,記者采訪中也發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問題。
    一是創業園建設普遍麵臨著資金、土地困難。全椒縣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局長朱圖識說,現在鄉鎮要新建一個有三四棟標準廠房的農民工創業園,光土地及基建費用就要花費二三百萬,雖然省裏每個創業園給150萬元補貼,也算不少,但與基層的實際需求還存在缺口。目前這部分不足都靠鄉鎮自己投入,這對本不富裕的鄉鎮來講是一筆不小負擔。將來如果更多鄉鎮都要建創業園,這對一個縣來說資金缺口將不容忽視。而且目前按照政策規定要為農民工減免水電、園區衛生、物管等行政收費,這些收費的減免同時也意味著地方財政要給予補貼,這將也是筆不小開支。
    另外,在土地資源日益緊張的情況下,越來越多的創業園要建設,這麽多用地如何解決也是難題。雖然目前一些鄉鎮探索出了利用廢棄鄉政府或學校改建創業園,但畢竟與廠房不同,也限製了一些項目的引進。
    二是創業園的孵化定位與一些企業的發展需求存在矛盾。張堯進說,針對創業園三年孵化期的特點,廬江縣勞動部門與入園企業都簽有三年孵化期合同,而且在把著上也主動剔除了機械加工業等一些需要大量引進設備,搬遷成本高的項目。但一些入園企業在談及三年出園要求時卻表示,“規定不合理”。一位企業負責人說,“三年後要搬出來,可怎麽搬?我的設備全都搬回來了,再讓我去找地方,去哪找呢?而且我搬走了,這些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熟練工人又怎麽就業?”此外,一些創業者表示,雖然入園時廠房蓋好,但水電、廠房改造和一些防盜設施的安裝都是企業自己投入的,花費也在十幾萬元,如果搬走這筆損失又怎麽算。
    三是在當前鄉鎮工業化發展衝動和招商引資考核壓力下,一些地方存在借創業園之名圈地搞返鄉開發區的風險。在皖東某鄉鎮,記者看到該鎮上報的工業園項目尚未批準,鎮裏已經掏出了300萬“家底”先期征地平整出了30多畝土地,用於創業園一期建設。鄉鎮負責人對記者說,他們對創業園非常“渴望”,一方麵他們想借創業園招商引資謀求鄉鎮工業發展,另一方麵,確實也有許多在外事業有成的農民工想返鄉辦廠。這位負責人說,創業園建成之後入園企業“起碼注冊資本要在100萬元”,預計創業園建成至少可以為鎮裏增加200萬左右的稅收。一些農民工創業者擔心這樣高的進入門檻已經背離了創業園“孵化器”的定位。此外,該鎮創業園一期征地一部分來自於當地新農村建設用地,二期還有50畝的征地來自於該鎮路邊的田地。對此,當地負責人解釋說,這些田地已經劃入了當地鄉鎮工業集中區用地,就是用來建工業區的。
    一些創業者擔心,地方的發展衝動會讓創業園變味成鄉鎮開發區,一旦如此,創業園建設勢必抬高入園門檻,不僅會造成創業園背離孵化本意,使真正需要扶持的創業者得不到扶持,還可能造成企業發展和競爭的不公平,因為隻要擠進創業園這塊“特區”,就可以享受到廠房租金、稅費減免等諸多優於其他園區的政策。
    此外,按照省和縣勞動部門的規劃,將來創業園要覆蓋每個縣甚至每個鄉鎮,讓每個地方的農民工都能實現家門口創業。但采訪中一些基層幹群和創業者認為,“遍地開花”未必符合實際,因為一些地處遍遠、交通經濟欠發達的鄉鎮因為交通運輸成本高和各項配套不到位,未必適合建廠,他們認為,創業園還應在一些經濟條件好的地方形成集聚效應。
    長期關注農民工創業問題的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員呂連生認為,農民工是社會的特殊群體,他們的創業一般規模小、成本低,草根性強。因此,扶持他們創業十分必要。而農民工創業園就是政府在扶持農民工創業就業方麵做的一件好事實事。特別是在去年金融危機的考驗下,農民工創業園的提出與建設,對大量返鄉的農民工來說體現了政府的積極導向,可以說為返鄉農民工吃了顆定心丸,給予他們以很大鼓舞。雖然當時農民工創業園還未建成,但其出現和意義卻已獲得社會廣泛好評。從這個角度說,農民工創業園的輿論意義大於實際效果。

滬公網安備 31011202007166號